[]

世间总会有一些奇葩,心理扭曲,行为变态,对自己最亲的人下手,但是这种事,此前江跃仅仅也是在新闻上看到。

万万没想到,这种事会在林一菲这个品学兼优,家庭条件优渥的家庭出现。

资料中显示,林一菲家的条件在扬帆中学的学子当中,算是比较优越,被其他人羡慕嫉妒的那一类。

只是,想不到,这优越家庭条件的背后,竟然有这么多不为人知的阴暗。

“咯咯咯,江跃,你现在还会觉得,他们值得我拯救吗?”

江跃张了张嘴,竟无言以对。

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,这句话很感人,很伟大,但覆盖面并非所有父母,并不是所有人都配为人父母。

千千万万为儿女付出牺牲的父母之外,总会有一些禽兽,他们有孩子,仅仅是因为一己私欲制造出来的附加产物,并非出于真正的爱,更不是爱的产物。

当然,按说林一菲应该不至于啊。

资料显示,她有个哥哥,也是扬帆中学早两届的优秀毕业生,头顶名牌大学的光环。

不管哪个环节,林一菲这种女孩,都应该是学校的话题人物,大多数人羡慕的对象。

“对了,我还有一个叫哥哥的东西,这个人,从小喜欢居高临下地教育我,对我秀各种优越感,每次我达到他的成绩时,他就会各种挖苦嘲讽,说我只是运气好,下次肯定就会原形毕露。在人前,他是扬帆中学的骄傲,是名牌大学生,可是在人后呢,谁知道他是一个霸凌自己亲妹妹的恶棍?谁知道他是个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的混蛋?”

“从小,他对我一言不合就骂,我要敢顶撞半句就打。我若告状,那两个号称父母的人,永远是那句不变的论调,你不招他,他好端端会打你?”

“在那个所谓的家,他们只需要一个雄性的接班人,好像家里真的有皇位要世代相传。而我,只是一个附加产品,一个衬托他家皇子优秀的附加物。我取得任何成绩,他们永远只有三个字,知道了。”

“如果我稍微露出一点讨要夸奖的意思,他们的答复就是,女孩子早晚要嫁人,学习再好有什么用?还不是个赔钱货?”

“如果这样的人渣都要拯救,那这天底下有什么东西是不能被拯救的?路边的一只鸟,一只青蛙,都比他们那种生物更值得拯救吧?”

“江跃,换作你是我,你会拯救他们吗?”林一菲认真地盯着江跃。

未经他人苦,莫劝他人善。

这句话的逻辑有时候挺操蛋,但有时候却非常适用。

眼下,江跃便觉得,自己还真没资格劝林一菲善。

这样的家庭,这样的亲人,善从何来?

她的家人从未给予过她善,她又如何以善回馈。

以德报怨,这未免强人所难。便是圣人也做不到,因为圣人说,以德报怨,何以报德?

林一菲惨然一笑,仿佛陷入了一种怅惘的迷思当中。

喃喃道:“江跃,你知道吗?中一那个九月的第一天,我真喜欢,自行车被人推下臭水沟的女孩是我,我希望那天被帮助的人是我,那样,我的灵魂可能在那一瞬间,就被你治愈了。我能感受你的温柔,你的善良,感受你那阳光灿烂的笑容……”

江跃大概也没想到,六年前只是一个本能的举动,竟如此深刻地影响到了林一菲这个此前素不相识的女孩。

他下去帮助那个无助的小姑娘,那是从小的家教,不管是父母,还是祖父,从小言传身教,在他看来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
“现在,你明白我一定要留下你的决心吗?”林一菲眼皮轻轻一跳,眸子中的怅惘一扫而空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决然的态度。

江跃无奈地摇摇头:“林同学,我很荣幸那件小事能在你心中留下美好的回忆。可是……抱歉,在外面还有更重要的事等我去做。你斩断的那些亲情困扰,恰恰是我无法斩断的羁绊。”

“我的亲人,我的朋友,那些都是我必须要离开这里的理由。”

林一菲闻言,怔怔道:“所以,你终究不肯留下来。就算你输了,也不肯么?”

听得出来,她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,充满怅然意味。

她当然希望江跃留下来,最好的方式是主动留下来,而不是被她强行留下,躯壳在,心却没留下。

江跃叹一口气,还是决然地摇摇头。

他知道这也许对林一菲而言有些残忍,但他不想因为这种虚伪的善良而给对方留下一些虚妄的幻想。

所以,他必须清楚地表明态度,他不可能留下,也没有留下的心思。

林一菲苦涩一笑,笑着笑着,眼眶中便缓缓溢出了晶莹的泪滴。

泪花在她眼眶边缘打滚,终究没能忍住,顺着面颊缓缓流了下来。

不过,这种状态的林一菲,并没有持续很久。

旋即,林一菲琼鼻轻轻吸了吸,轻轻一晃脑袋,将脸颊上的泪水甩开。

“江跃,你是知道的。任何时候,我都做不到向你动手,我做不到。”

林一菲手臂一招,那些黏液中的鬼物纷纷退散,缩回树干当中,迅速在消失在茂盛的树冠当中。

“你去吧。”

江跃大感惊讶,本以为今天难免要有一番苦战。

没想到跟上回一样,林一菲还是网开一面。

“要记住哦,上次我就说过,你的往后余生,已经被本小姐承包了。什么韩晶晶,什么李玥,那些娇滴滴的小妖精,绝不能比我更先得到你。不然的话,哼哼,我对她们,可不会像对你那样客客气气。”

这怎么还把韩晶晶跟李玥牵扯进来了。

不过江跃也无意跟林一菲磨嘴皮子分辩什么。

既然林一菲收手,江跃也不会矫情。

“林同学,后会有期。”江跃语气诚恳。

“那是必须的,别以为你就此摆脱我了。我一定会去找你的。”

江跃诚恳道:“我希望下一次见面的场景,不会像前两次那样诡异。”

林一菲却道:“这个很难说,或许比这两次更诡异也不好说。”

说到这里,林一菲停顿一下,又道:“相信你也有所感觉,第二次剧变,很快就要来临。你执意要回星城,未来可不见得有你想象那么美好。”

关于二次剧变,这已经是江跃第三次得到此类提醒。

很诚恳地点点头:“我知道,这种世道,我已经学会谨慎乐观。”

林一菲扬了扬脑袋:“那么,你出去后,打算怎么跟别人说我?”

江跃摇头:“我不会说你,既然你不想被人打扰,就不要让其他人来打扰你的清净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