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一场会总是接着一场会,彭捷奥的动向吓着联邦的一些人了。

刚从国防部出来,还没有坐上车,总统府的车就已经在等他了。

当然还有一些国防部要员会和他一起前往总统府。

如果说现在有谁是最惊慌的,那一定是总统先生,他最怕打仗了,大家都知道这一点。

到了总统,刚下车,林奇就看见了特鲁马先生,他也看见了林奇。

挥散了身边的人后,他主动迎了过来,和林奇握手之后朝着总统府里走去。

在前进的路上,人们都会主动避开他们,这就是地位的好处。

“我听说你刚才给了国防部一个他们没办法承受的报价。”

林奇点了点头,“所以他们给你或者总统先生打电话了?”

“六亿……太多了,你要知道今年陆军的预算才多少钱,国会不会批这笔钱。”,特鲁曼先生摇了摇头,“而且其实军方的想法是他们打算自己上。”

林奇一点也不意外,“所以我来了?”

“所以你来了!”

两人说话间走到了总统先生的办公室外,他们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后,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
办公室里已经有了不少先生,都是联邦政府的要员,还有几名经常能在电视上看见的参议员。

这些都是联邦军事委员会的委员,这一次的情况和之前的海战不同。

海战的爆发到结束最多就那么短暂的几天时间,或者一两周时间,它不会拖得太久就能看见结果。

总统先生可以用自己的特权越过国会直接授权海军发动战争指令,可这一次的情况看起来有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。

这也意味着总统特权不足以授权陆军和彭捷奥的陆军进行对抗,地面战争是非常复杂又漫长的过程,它不像海战,大家的战舰排列好然后开炮,谁活到最后谁就是胜利者。

地面战争的战略战术更多,对后勤和军械的要求更高,也需要面临很多复杂的因素。

国防部初步的估测至少要三个月以上的时间,才能决定出最终的胜利者,这超出了总统授权的范围,必须由国会授权才行。

短暂的战争可以放任总统先生任性,但是长期的,大规模的战争就不可能允许总统先生任性,这就是联邦防止独裁者把整个国家带入深渊的办法。

军事委员会负责了这部分的工作,他们会先在委员会内对整个战争进行一次评估和预测,然后国会会对战争议案进行投票。

投票通过时,军方才会得到授权开始调动,为战争做准备以及迎接战争。

如果不通过……一般不太可能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,这里面的事情比人们想象中的还要多。

总统先生都不需要自己去想办法说服这些国会议员,军方和国防部的人就有办法说服他们。

说到底,军方存在的价值就是战争,哪怕是一场失败的战争,也不会对军方的高层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。

如果现在阻止战争爆发,国会议员得罪的其实不是总统先生,而是国防部要员和军方高层。

这些人不仅有着极为可怕的实力,广泛的人际关系,他们犯罪的代价其实也非常的小。

在役军人只接受军事法庭的审判,这就意味着如果发出命令的是军方高层,他们可能会被军事法庭判个几百年后丢到某个地方去养老。

加上和军事有关系的委员会委员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军方的利益,想要拦住战争,并且是军方渴望的战争,那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!

林奇进来时,会议已经开始了,他们不会等林奇。

此时说话的是军方的某位将领,看他的军衔,应该是少将。

“……我们可以调集第十五和第十七步兵师到纳加利尔东边驻守,而且我们相信我们能完成这次任务!”

在联邦,一个步兵师大约两万人左右,至于是少一点还是多一点或者多很多完全看军方自己的心情。

他们觉得应该多配备一些人,那么自然就会多一点,如果觉得没有必要去那么多人,也会减少一部分人,很有弹性。

总统先生点了一下头,“二个师够吗?”

回答总统先生的不是军方的少将,而是一名参议员。

“总统先生,第十五和第十七步兵师加起来大约有四万三千人,这个数量已经非常的多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