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绵绵点头,“花海果然是个好地方,不做梦也能让我实现我的梦想。

“是吗?这么神奇?”东爵都有些好奇她的美梦是什么。

木绵绵点头,接着将采回来的鲜花分给卓卓和圆圆。

席慕骁耷拉着一张脸,不理会东爵疑惑的目光,他好像根本不想谈这个话题,而是问起林念儿跟席慕寒来。

“我哥和嫂子还没回来?”

“没呢,应该快回来了。

过了半个小时,就看到席慕寒林念儿,流影流风逐月五人向着这边走来。

席慕骁东爵好奇的看着席慕寒,窃窃私语道,“你说,我哥有没有恢复正常,他有没有想起嫂子是他老婆来?”

东爵望着席慕寒跟林念儿牢牢牵在一起的手,笑而不语。

这样的情景,还用问吗?

他们走过来,席慕骁立刻好奇的询问,“哥,怎么样,你想起来了吗?”

席慕寒没回答他的话,而是转头看雪月,“让流风流影他俩送你回去吧。

雪月默了默,点头,“好!麻烦你们。

“雪月姑娘,您请。

他们三个转头往山上走。

席慕骁望着她的背影好奇,“哥,你这是打算放了她?她不纠缠你了?”

林念儿站出来解释,“…她被深度催眠了,席慕寒对她来说,就是一个陌生人。

“形同陌路了?”

“嗯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